启迪数华王英杰:做领先的数字运营商,要先搭平台再搭积
作者:数智独角兽来源:信风智库   2019-12-26 10:06:58


信风智库:
作为启迪控股旗下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平台,启迪数华在这个集团旗下到底承担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王英杰:
其实刚才在介绍中也会看到,我们在科技实业板块,我们聚焦到环保、新能源、大健康、数字经济,还有新材料这5大核心板块,我们启迪数华定位非常鲜明,我们的战略定位就是要成为中国领先的数字运营商,这是我们的一个概念。
 
信风智库:
您说的大数据的板块主要服务于刚才您讲的5大领域,这五大领域之间有没有一个关联性,或者说它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样的,为什么我们是聚焦到这五大领域?


 
王英杰:
五大战略新兴产业板块,比如说我们的环保板块,包括跟我们的新能源新材料板块,我们内部都有很好的市场层面的协同。

第二个就是从数华层面,刚刚我也介绍到,启迪数华重点做三个业务线,第一个就是数据资产业务,我们会第一是要帮政府去打造数据资产,构建数据资产平台,基于之上构建一系列的这种大数据的创新应用场景。
 
第二个我们要聚焦到我们一些优势的垂直行业,推动行业的数字化。我们都知道我们做大数据首先得有数据,而数据都在各个部门的各个的垂直的行业应用当中,比如说我们的环保,它有智慧环保领域。
 
智慧环保构建若干个业务系统,它会沉淀它的环保数据,我们做交通,我们有智慧交通系统,交通会沉淀自己的交通数据。
 
第三个刚才我们叫推动服务下沉,带动城乡一体化。就是我们要将我们的这种数字化的技术下沉到镇街和乡村层面,同样我们认为我们的数据不光光是存在于政府内部,政府内部数据只是一个方面,我们还有更广泛的数据,包括有些政府内部的数据并没有下沉到乡村和镇街这个层面。


 
为什么要下沉到乡镇?首先,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广阔的蓝海市场;其次我们是通过这种方式去能够采集集成很多在中国基层层面的数据,它对我们的数据资产是一个极大的补充;最后,我们会跟这些互联网公司合作,比如说携程、百度。
 
以我们重庆为例,我们知道他外部的这些其他全国各地的人对重庆哪一点最感兴趣,所以说我们是要将政府内部、政府外部以及将来我们还在做一件事情,我们要把城市的这些公共资产,比如说井盖、包括灯杆、物联网、终端所采集到的数据都会集成到数据资产平台上来。
 
我们认为我们三个业务线它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你只做数据资产,其实你无法解决数据的问题,你没有数据又谈什么数据资产。
 
但是如果说你只做一些行业应用,我认为今天中国的行业垂直行业的应用已经,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客观讲已经遇到一个很大的瓶颈,必须要用一些创新方式、创新的产品、创新的技术、创新的模式去推动这个行业整体向前发展。
 
信风智库:
我们搜集哪些行业的数据,收集哪些东西的数据,有没有一个思考?
 
王英杰:
这个问题我们是有一个系统性的思考,我们认为我们所做的是我们叫中国领先的数字运营商,我们其实核心内涵是四化:行业数字化、数据资产化、数据资产价值化、数据产业化。


 
那么我们认为细分下去,我们认为整个做数据资产它需要的路径,第1个就是要解决有数据,在这个阶段是要解决一个有无的问题。大数据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事情,有数据是解决有无的问题。我们不管它是什么数据,我们先把它采集过来再说,这是个通俗的理解。
 
第二个是要解决数据大,就是你如果规模都不够大,你更没有办法谈后面的事情,从有到大。
 
第三个是大数据,大数据跟数据大是有鲜明的区别。大数据是真正有价值的数据有用的数据,而数据大它解决只是一个量的问题,这个时候的数据是有价值的。
 
第四步,我们是要把数据进行资产化。不是所有的数据都能称之为资产,一定是能够可转化可变现的数据才能称之为资产。下一步就是将资产进行价值化,最后一步我们叫生态化数据。
 
作为一个我们说数字经济时代的这种生产要素,它必须真正的能够转化成产业行为,去发挥更大的这种经济社会价值,这就是数华要干的事,这也是我们在这个行业中所要做的承担的一个角色。
 
这就是我们数字运营商的概念,我们对数据运营商也同样它是基于我们构建的数据资产平台,那么我们会给我们的政府,会给我们的企业,会给我们的市民提供这种数据服务。
 
比如说我们现在在九龙坡、秀山、荣昌都已经建成并且通过项目验收的政务信息资源共享交换平台,解决政府50多个部门之间数据的互联互通问题,并且沉淀到统一的一个库当中。
 
我们首先要解决政府内部各个部门之间的一个数据归集,这个事情它其实是数据资产平台的一个前身,所以说我们要从这做起,我们想做的事它不是一个一部可以达到的一个状态,那是我们的一个愿景,那是我们的一个目标。
 
信风智库:
数据的价值,不是收集数据的人判断的,是用这些数据跟判断的。我们是把这些数据拿过来直接卖给客户,还是分析、提炼出来价值以后,再把这部分的价值用一个更成熟的体验的方式去卖给我们的客户?
 
王英杰:
其实资产化是一个手段,它不是目的,目的是要价值化,让其发挥价值。发挥价值,确实是价值不是由我们去评判,是要用用户去评判,那么如何去转化成价值?我认为价值体现有两个方面:
 
第一个就是流通。分为两个方面,首先是数据流通的价值,就像刚才我举那个场景,我们去将政府的数据对外进行开放,这也是流通的一种方式。
 
其次就是像今天我们国家所见的这种上海数据交易所、贵阳数据交易所,以交易所的形式去进行交易。这是一种变现的一种方式,也是价值体现的一种方式。包括基于这些数据提供一些报告服务,这也是价格流通的一种方式。
 
第二种就是通过应用的方式去产生价值,比如我们在九龙坡做的项目。我们不光光构建了这样一个平台,因为平台是不能直接用的,平台上面的这些应用才是直接用的。


 
举几个案例,我们构建了一个精准扶贫这么一个平台,因为扶贫老百姓的数据其实是存在于民政、教育、医疗等等多个部门,那么我们怎么区分这个贫困户,究竟是因为因病致贫,还是因为教育致贫,还是因为其它致贫。
 
我们经过这样一个数据分析,我们知道它去医院看过多少次病,在医院花了多少钱,我们知道它下面有几个子女在读大学,每年的要交很多学费,我就大能够判断出他是因为什么致贫。
 
第二个案例,就是我们之前目前正在跟一家银行进行合作,希望大数据把数据开放给他们。我们知道今天对私的这种普惠金融已经很成熟,但是他没有办法做的是什么?对公的普惠金融,面向企业端B端,他没有办法做,它缺少数据的支撑。
 
我们什么叫风控,风控是你掌握的数据越多,你的模型越准确。所以说而我们知道今天企业的数据很多是在政府,比如说你的用水,每个月的用水用电数据不会骗人,你的纳税情况不会骗人,你是否缴纳社保这个数据不会骗人,包括你是否受过行政处罚,这个东西不会骗人。
 
银行特别希望能够跟政府这种大数据进行合作,能够将这些东西有一家企业能够做对公的普惠金融,将企业这些数据能够构建一个模型去开放给金融机构,他们基于这些去判断这些企业我究竟适不适合,给你放贷,该给你放多少贷款,这就是个典型的应用场景。
 
所以说数据之后,我们说它数据资产只是个底座,上面我们要像插积木一样差很多的应用场景,这些应用场景是真正能够发挥价值的,而不是平台本身。


 
信风智库:
我们前期插的哪些积木,后期又整合哪些积木?您是如何思考的?
 
王英杰:
第一个就是刚才我讲的精准扶贫,这个场景我刚才已经跟你介绍过,并且这个平台目前正在九龙坡在正式的应用;
 
第二个我们在浙江做了一个经济运行分析平台,整个省包括各个地市,每个季度包括每个月的真实的经济运行情况分析。比如说有多少新增的开户数,有多少企业新开办,包括企业的整个全地区的用电情况,因为我们知道电能够反映一个地方整个经济的发展情况。
 
这个基础之上我们会给出一些预测预警。举个简单例子。如果同比环比你的这种企业的这种新开办数明显下降,说明这个地区的活力是在下降的,包括如果企业的用电,用水这些能耗情况出现大幅下降,可能这个地方的制造业的生产情况会出现了一些问题。
 
我们还做了一个场景是房地产行业动态监测,他能够知道整个目前全区已经出让的土地情况,已经取得开工许可证的情况,已经竣工的情况,已经取得预售权的情况,这样的话你把这些数据串成线,你就能够真正的完全把控一个地区的房地产的发展动态。
 
包括刚才你提到的镇街,可以说是我们一个战略方向,因为我们认为这个市场空间非常大。在镇街层面,我们在打造的智慧镇街业务方向更多地是在服务,以服务我们的镇街的公务员为主。
 
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叫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其实我们中国乡镇街道的工作者,他们的工作量非常大,并且没有太多的工具可以借助,所以说我们解更多的是解决它的政务问题,包括涉及到环保、安监、党建、综治、城管这些所有的职能,打造一个一体化的平台。
 
所以说我们十九大报告提过一个词叫智慧社会,叫智慧社会,社会的组成不光光是城市这部分,还包括我们更广泛的这些下沉到这些街道和乡村,才会构成我们完整的一个社会。
 
信风智库:
大数据每个领域的模型算法都不一样,比如说司法系统、政务系统、水利系统的或者您刚才提到的一些其他领域,我们需要专业的人才来构建专业的模型,去解决这个领域的问题,我们没有一套通用的产品可以解决?
 
王英杰:
大数据的工具层面是可以通用的。比如说我们的数据资产这个平台,它可以应用到政府场景,它也可以运用到我们园区这个场景,它也可以应用到一个大型企业的场景。
 
但是,上层的积木就会需要具体的应用场景。我们说我们聚焦五个垂直行业,都是我们自己优势的。
 
比如说我们做水的团队,是真正整合了清华大学的科研资源,再包括跟黄河委、长江委,包括河海大学,水科院,这些都在深度合作。水的模型,我们懂的是信息化,就一定是要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我们水目前我们经过过去三年的这种积累和沉淀,我们也敢说我们在行业是领先。
 
再比如说综治苏州这家公司,我们它已经运行10年的时间,我们是通过股权并购的方式到旗下,我们在综治方面也是有优势的司法同样我们团队有一个小团队,拥有在司法行业十几年的这种经验。
 
所以都是我们优势,我们不会轻易的进入一个行业,所以说积木这件事情他一定是有选择的,其他的要靠整个生态的合作伙伴共同去搭这个积木。
评论